400-178-9688,010-53688616

律师免费咨询热线

联系我们
  • 24小时律师热线:400-1789-688
  • 邮箱:15810784790@163.com
  • 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三街9号金隅嘉华大厦A座1210室

出嫁的女儿,不是泼出去的水

发布日期:2020-04-03 09:14:56

出嫁的女儿,不是泼出去的水

——南通一出嫁女状告父兄,获房产继承份额

家住农村的蔡老汉夫妇育有一儿一女,自建房时儿子已将户口迁出,女儿蔡佩某当时已参加了工作,但户口还在家中。母亲去世后,父亲表示嫁出去的女儿就如同泼出去的水,全部由儿子继承该房产,女儿一气之下把父亲和哥哥一起告上了法庭。
  近日,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法定继承纠纷案作出维持一审的终审判决,原告蔡佩某占有该房产份额的5/12(约41.67%),蔡老汉占有该房产份额的7/15,蔡卫某占有该房产份额的7/60。
  今年60岁的蔡老汉,家住南通市通州区,和妻子秦某膝下育有一儿一女,儿子蔡卫某2003年大学毕业后在一家轮胎企业上班,户口随之迁到了工作单位所在地,女儿蔡佩某在当地开了一家美甲店,一家人日子过得舒心如意。
  2010年,村里要建集中居住区,蔡老汉家的平房被拆迁,夫妇俩拿着14万元的拆迁补偿款和儿女给的一部分钱,在集居区盖了一幢占地面积90平方米、建筑面积180平方米的二层楼房,但一直未进行初始产权登记。
  建房时,由于蔡卫某已成家立业,和妻子一起住在单位的宿舍里,而蔡佩某尚未出嫁,户口和父母在一起。因而,建房选址申请表上蔡老汉家人口一栏便填了3人,即蔡老汉夫妇和女儿蔡佩某。
  破旧的平房换成了楼房,日子越过越好,老两口本可以安心地颐养天年。谁料天有不测风云,蔡老汉的老伴秦某患上了癌症,2015年3月去世了。母亲生病期间,兄妹二人因照顾母亲、支付医药费等问题多次发生矛盾,嫌隙越积越深。
  老伴去世后,蔡老汉将两个子女叫回家中,明确地告诉蔡佩某,以前和老伴商量过,按照农村的风俗,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蔡佩某不分得任何财产,家中的这幢楼房只有儿子可以继承。蔡佩某不服,遂将父亲和哥哥一起告上了通州区人民法院,要求确认其对楼房享有的份额比例,不要求实物分割或折价归并。
  庭审中,蔡卫某辩称,当年家中建楼房时自己投入了1万余元,而妹妹蔡佩某未对家庭作出贡献,仅在母亲病重时尽了部分义务,不应为合法继承人。而蔡老汉则坚持认为应该按照农村的习俗由儿子继承房屋。
  通州法院经审理认为,继承权男女平等,原、被告均系秦某的第一顺序继承人。蔡卫某在建楼房时是否有投资,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即使有投资,也只形成债权债务关系,不享有物权。建房前蔡佩某已参加工作且与父母共同生活,享有涉案房屋的物权权益,认定蔡老汉与秦某各占35%、蔡佩某占30%为宜。秦某占有房产35%的权属为遗产,由蔡老汉、蔡卫某、蔡佩某各继承三分之一,即原告蔡佩某占有该房产份额的5/12,蔡老汉占有该房产份额的7/15,蔡卫某占有该房产份额的7/60。
  蔡卫某不服,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南通中院经审理维持原判。
  ■法官说法■
  建房申请人享有房屋物权权益
  南通中院家事合议庭审判长、该案二审承办法官曹璐介绍说,该案虽是一起法定继承纠纷,但法院在裁判时首先要将遗产从共有财产中分割出来,然后再进行遗产的分配。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对秦某遗产的分配方式没有异议,主要对蔡佩某享有讼争房屋30%份额存在争议,也就是对共有财产的分割方式存有异议,那么女儿是否享有房屋物权权益呢?
  曹璐介绍说,涉案房屋系农村自建房,且建成后从未办理过初始产权登记,因此判断房屋的权属应根据建房申请表上的申请人。依据蔡老汉家建房选址申请表,讼争楼房的建房申请人为蔡老汉夫妇及蔡佩某,且蔡佩某已经成年并参加工作,与父母亲在一个家庭中共同生活,其作为建房申请人系讼争楼房的共有权人,依法可享有该房屋的物权权益。而儿子蔡卫某户口当时已在异地,根据法律规定,农村的宅基地只能分配给本村村民,因此蔡卫某不能成为建房申请人。本案中,考虑到建房资金和劳务主要来源于蔡老汉夫妇,故法院在房屋份额权益分配上充分考虑了这点,对蔡老汉夫妇适当进行多分,最终确定蔡老汉夫妇享有35%的份额,蔡佩某享有30%的份额。



【编辑】文刀